已不再幻想能擁有愛情。

可爲什麼心中還有一絲僥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