勘誤

暫無。

短評

看到書名,以爲書中會說一些能讓人醍醐灌頂、大徹大悟的人生道理, 結果居然全篇都在說 很重要,有點失望。

可能是我性格有些孤僻,又或者是我的人生經歷太少, 至少在目前的我看來,書中太過於宣揚愛的重要性,以至於顯得有點矯揉造作。

另外,書中關於 “墮胎”、”死刑”、”宗教” 的相關內容與我的思想相左,不敢苟同 (雖然是他人寫的信,但作者將其選出並出版,一定程度上也代表了作者的意志)。

同時對於本書的作者的做法實在不敢苟同,既然讓人放心地將祕密和心願匿名託付給作者,然後作者轉身就整理成書出版了?

不過,”越戰老兵的最後狂言” 那章節的內容個人還是很是贊同的。

有意思的句子

我會想像街角那個便利店每天早上7點半總會出現的那個帥小夥是我的戀人,並且他知道我那時準會在看他。他穿戴得體,身體健壯有力。我相信他每次從便利店裏出來時都會微笑着朝我的窗口望一眼,同時給我送來一個飛吻,並在一整天裏只想着我。

聽我的,姑娘,一定要接着!在中央公園,可不是每個姑娘都能得到這個帥小夥送的冰激凌,錯過了興許就是一生的遺憾!

我想,上帝讓我們生而具有神性,而它最集中地體現在男女之情的神祕性和不可解釋的本質裏。

永遠的否定,不論多麼努力;永久的自卑,無論多麼拼命想擺脫。每個人生命中都有那根小木樁。

不懂的字詞句

耄耋老人

前兩字讀作 mào dié。 指八九十歲的老人,泛指年齡大的老人。

內德·蘭塞姆

法國牧師,一生中爲聆聽超過一萬人做臨終懺悔,他寫的 60 多本的日記裏記錄了很多人的臨終懺悔, 晚年他從日記中把這些話找出來編成一本書,叫《最後的遺言》。 他把日記交給法國麥金利影印公司承印的,但可惜的是印刷沒完成就發生了一次地震, 60 多本日記也在地震引發的火災中毀於一旦。這時的他已經沒有精力再重編這本書了, 但是他把這本書總結成一句話,在他去世後這句話也被刻在他的墓碑上: “假如時光可以倒流,世界上將有一半的人可以成爲偉人”。

沉痾

意指久治不愈的病。 如 “客豁然意解,沉痾頓愈” (出自《晉書·樂廣傳》)。

都柏林人

《都柏林人》(Dubliners)是愛爾蘭籍作家詹姆斯·喬伊斯於 1914 年出版的一本短篇小說集, 包含了 15 篇故事,另有五篇只定了題目,卻未能寫出。前三篇寫童年,青年、成年、公務員時期則各四篇。 最後一篇〈往生者〉篇幅最長,也最著名。 喬伊斯本人最喜歡〈會議室裏的常春藤日〉〈護花使者〉,〈阿拉比〉則是公認的傑作。

研究愛爾蘭文學的國立臺灣師範大學莊坤良教授曾提到《都柏林人》的寫作基本上是一部“愛爾蘭的道德史”, 目的是要 “提供一面鏡子,叫愛爾蘭人好好看清楚自己的真實面貌”。

舍伍德·安德森

舍伍德·安德森(Sherwood Anderson,1876年9月13日 – 1941年3月8日),美國小說家。 他的代表作是短篇小說集《俄亥俄州的溫士堡鎮》(又譯《小城畸人》)。 歐內斯特·海明威、威廉·福克納、約翰·斯坦貝克、傑羅姆·大衛·塞林格以及阿摩斯·奧茲等作家都受到他的影響。

戴維營

戴維營 (英語: Camp David),正式名稱: 瑟蒙特海軍支援設施 (The Naval Support Facility Thurmont), 美國總統的休假地,位於美國馬里蘭州弗雷德裏克縣凱托克廷山公園內,距華盛頓特區 113 公里, 佔地 125 英畝 (0.5 平方公里),搭乘直升機從白宮出發,只需要 30 分鐘。

戴維營興建於 1938 年,最早是美國政府官員的休假地, 後來成爲患有小兒麻痹症的美國總統小羅斯福的專用療養所。由於戴維營遮蔽在茂密的森林之中, 根據 1933 年英國作家詹姆斯·希爾頓的小說《消失的地平線》,取名 “香格里拉”。

1953 年,艾森豪威爾總統改名爲 “戴維營”,戴維是艾森豪威爾孫子的名字。 有一段期間改名爲 “三號營地”,1960 年又恢復爲戴維營。戴維營仿渡假村模式, 主要建築有山楊屋、樺木屋、月季屋和山茱萸屋,皆以木屋打造,別具田園風格,娛樂設施一應俱全。 山楊屋是總統寓所,內設有電梯,可直接通向地下30米的戰時指揮室。

亞當·斯密

亞當·斯密 (英語: Adam Smith,1723年6月5日 (受洗) (新曆6月16日)-1790年7月17日), 又譯亞當·史密斯、亞當·史密夫,蘇格蘭哲學家和經濟學家, 他所著的《國富論》成爲了第一本試圖闡述歐洲產業和商業發展歷史的著作。 這本書發展出了現代的經濟學學科,也提供了現代自由貿易、資本主義和自由意志主義的理論基礎。被譽爲經濟學之父。

卡夫卡

弗朗茨·卡夫卡(德文: Franz Kafka,1883年7月3日-1924年6月3日), 是奧匈帝國一位使用德語的小說家和短篇猶太人故事家,被評論家們認爲是20世紀作家中最具影響力的一位。 卡夫卡的代表作品《變形記》、《審判》和《城堡》有着鮮明的主題並以現實生活中人的異化與隔閡、 心靈上的兇殘無情、親子間的衝突、迷宮一般的官僚機構爲原型。 以及有着對人物角色恐怖的追求和使角色發生奇異般的轉換在小說中都有所表現。